发表时间:2023[民112]

热门文章
哪一种运动才能真正对抗肌少症?
发表时间:2021-02-13

Photo by Sriyoga....

想做斜杠青年,先拿回人生选择权
发表时间:2018-06-22

自从《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玛希....

空袭和破烂的唐宁街10号

发表时间:2023-10-16 点阅:1015
Responsive image

邱吉尔身边的人都预期他吹毛求疵又特异独行,这段时间约翰・佩克一次恶作剧突显这点。他捏造一份假的备忘录,写在唐宁街的公文纸上,指示要在几个地点设置首相的特别办公室,包括瑟尔福里奇百货公司、坎特伯里大主教在兰贝斯宫的家、皇家空军史丹摩基地、伦敦帕拉狄昂剧院(London Palladium)、图廷贝克(Tooting Bec)与麦尔安德(Mile End)两处伦敦郊区。每个办公室都要容得下邱吉尔夫人、两名速记员、三名祕书,以及猫咪纳尔逊,「还要可以让我从屋顶观看空袭」。办公时间是上午七点到凌晨三点,三天之内全数就绪。佩克接着在下方伪造邱吉尔的姓名缩写,贴上「即日办理」的标签,确保整个办公室快速传阅。这份造假的备忘录完全唬住德斯蒙・摩顿、伊恩・杰各布、艾瑞克・席尔和黑斯廷斯・伊斯梅。

然而,唐宁街十号的备案却是眞有必要。自从两个世纪前罗伯特・沃波尔(Robert Walpole)① 的时代就没有任何结构上的改变,而且眞的很不坚固。有一次,为了向某些内阁大臣保证,邱吉尔用他的手杖戳了其中一处较低的天花板,「结果直通楼上财政部的走廊,众人大吃一惊。他们所在的房间,只有覆蓋三吋的碎板条和灰泥」。财政部墙壁旁边的花园角落,有个小小的空袭避难所,但是明显不足以应付大规模的攻击。十月中,海军部、内政部、殖民地部、财政部都被炸弹轰炸,而且白厅和特拉法加广场现在满是轰炸坑洞。于是十月十九日,邱吉尔从唐宁街搬到「临时首相府」(No. 10 Annexe),即位于斯托利门(Storey’s Gate),面对圣詹姆斯公园的一楼公寓。当时那里是工务室(Office of Works)②,现今是财政部。三十到四十位战时内阁的成员与策画人员住在中央作战指挥室,他们楼上则是摩顿和林德曼的办公室。

临时首相府底下(今日的邱吉尔战时办公室)是座厚重水泥建造的地堡,特地在一九三八年建造,又由于低于附近的泰晤士河,故配有抽水马达。⑻战争一千五百六十二个夜晚,邱吉尔只有三晚睡在地堡,他宁愿相信地上坚固的石头建筑,以及窗户上的铁制百叶窗。⑼原本他们头上挂著海军的防撞垫,但他很不喜欢,所以很快就换掉。「离开以前那栋建筑眞令人伤心,」他说到十号,「尤其我担心那里熬不过伦敦之役。」白天的时间,他尽可能待在唐宁街。晚上,克莱门汀坚持在临时首相府的屋顶轮値火警瞭望。

无论谁说什么,国王也一样,都无法阻止邱吉尔在空袭期间,穿戴他的铁制头盔、警报装、皇家空军大衣,爬上临时首相府的屋顶,而且依照沃尔特・汤普森回忆,「抽著雪茄,专注看着被袭击的城市炸出火光」。回应汤普森与克莱门汀的反对,邱吉尔只说,「我的时候到了,就是到了。」他曾经引用一次大战法国总理雷蒙・普恩加莱(Raymond Poincaré)的话:「我在这道不知是否会穿透的拱门之下寻求庇护。」汤普森在屋顶盖了一个沙袋避难所,邱吉尔只在「听到炸弹碎片喷到铅制的屋顶」才会进去。某次,邱吉尔站在临时首相府的门口,看着炮弹爆炸,盯着探照灯,此时汤普森扑向首相。「『住手!』他对我大吼。」

汤普森回忆,「也许我扑向他可谓幸运; 有些炮弹碎片飞进打开的门口,其中一位殿后的同仁被击……那是我记忆中唯一一次,温斯顿・邱吉尔刻意在大轰炸中冒险。他坚持要亲自看看发生什么事。」 直到防空高射炮眞的开始发射前,邱吉尔都不愿离开十号,回到中央作战指挥室的地堡。又某次,一颗一千磅的炸弹掉在他一分钟前站的地方。「他常在天亮之前,袭击还在进行时回去十号。」汤普森回忆。
 
作者注:
⑻在他和中央作战指挥室的建商以及为伦敦人安装摩里森空袭避难所的人讨论专业问题时,邱吉尔砌砖的兴趣发挥用处。(译注:摩里森空袭避难所〔Morrison air-raid shelters〕是长型笼状的室内避难机制。)
⑼现在还可以看到装在石头上的百叶窗。
 
译者注:
①一六七六年至一七四五年,辉格党政治家,后人普遍认为他是英国历史上第一位首相。
②成立于一三七八年,主管英格兰皇室城堡与居所维护。

  ►►本文摘自:《邱吉尔:与命运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