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文章
哪一种运动才能真正对抗肌少症?
发表时间:2021-02-13

Photo by Sriyoga....

想做斜杠青年,先拿回人生选择权
发表时间:2018-06-22

自从《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玛希....

我的事说来话长 | 从日剧看日本社会缩影与支持系统

发表时间:2023-09-18 点阅:2004
Responsive image

日本的连续剧大致分为两类。一类是NHK制播的晨间连续剧与大河连续剧,另一类则是一般民营电视台制播的偶像剧。

NHK制播的晨间连续剧又称「连续电视小说」,主要以女性的奋斗为主题,每日上午8点播放15分钟,受到家庭主妇的欢迎;大河连续剧则是每周日晚上8 点播放45分钟,主要以日本战国时期、明治维新时期的历史人物为主角,获中高年龄层男性观众的喜爱。民营电视台制播的偶像剧,在日本称为「趋势剧」(TrendyDrama),主要内容是以透过对工作职场、学校的描述,反映日本的家庭观、爱情观与工作观,以及关注社会上的潜在课题与流行趋势。



以当代议题入剧 反映日本社会脉动

日本社会存在的重大议题,经常成为日本趋势剧的情节。例如:2015年播放的《抢救拿破仑之村》(唐泽寿明主演),是以当时日本社会关注的地方创生为主题;2016年的《我要准时下班》(吉高由里子主演),以日本上班族过劳的职场环境为主题。2019 年由日本电视台制播的《我的事说来话长》(生田斗真主演),则是围绕着日本的「尼特族」、「茧居族」等社会课题,描述男主角从回避现实、正视现实到回归职场的过程。喜爱咖啡的男主角,大学毕业后进行相关创业却遭受失败,年过30选择放弃工作,成为窝在家中的「茧居族」。其生活日常所需,则多向经营咖啡店的母亲索取,是个名符其实的「啃老族」。
 


日本茧居族近146万 社会视线外的待解课题

依据日本内阁府的定义,茧居族是指「回避( 拒绝) 上学、上班、社会交往等社会活动,除了自己的兴趣会短暂外出之外,持续关在家中超过6 个月以上的状态」。状况比较轻微的茧居族,偶尔会出门前往居家附近的便利商店消费,或参加动漫同人志活动。状况比较严重的茧居族,则是长期关在自己的房间,完全拒绝任何社会交往活动。

另一个名词「尼特族」,则是泛指不上学、不就业、不进修或不参加就业辅导的年轻人。一般来说,茧居族一定是尼特族,但尼特族不一定是茧居族。不过,尼特族的状况若无法改善,会有很高的比例变成茧居族。

日本内阁府于2010 年实施的年轻族群(15岁到39 岁)调查显示,全国蛰居族的人数是23.6 万人。2018年首度实施中高年龄层(40岁至64岁)的调查时发现, 比起年轻族群茧居族的54.1万人,中高年龄层茧居族高达61.3 万人。最新的调查资料显示(2023年3月),目前日本国内15至64岁的茧居族,总人数为146万人,成为日本社会的一个重大问题。
 


中高年龄层茧居族 问题重重的日本家庭缩影

人数持续增加的茧居族,究竟为日本社会带来了什么样的问题?中高年龄层茧居族目前,日本社会最关切的茧居族问题。

1. 父母亲的长照风险问题。中高年龄层茧居族的父母亲都到了需要长照的年纪,与社会脱节的茧居族完全无法获得长照支援的资讯,是高龄化社会的一大危机。

2. 孤独死的风险。这是近年日本媒体广泛报导的「8050问题」,即超过80岁的父母亲亡故时,与社会隔绝的50 岁茧居族,完全没有自我谋生的能力,孤独死的风险很高。

3. 经济上的穷困。中高年龄层茧居族的家庭经济来源,多倚靠退休父母亲的年金。单靠唯一收入来源的年金,在现实社会中无法支持家庭正常的生活。
年轻世代茧居族年轻世代成为茧居族的原因,可归因为个人因素、家庭因素与学校因素。

• 个人因素:包括丧失目标、孤立感、自信心低落、对外在评价敏感等。
• 家庭因素:包括无法满足家人期待、亲子关系紧张或冷淡等。
• 学校因素:包括霸凌、学业竞争压力等。

由此衍生出的年轻世代茧居族,容易形成反社会或拒绝社会的性格,在家庭中导致家人关系的恶化,在社会中导致劳动力的下滑。然而,若年轻世代茧居族问题陷入长期化的趋势,就会变成中高年龄层的茧居族问题。

目前,茧居族问题已成为日本少子高龄化社会中,随时都有可能爆发的炸弹。例如:2019年6 月,曾经担任日本农林水产省事务次官的熊泽英昭,杀死了同居的44岁长子熊泽英一郎。

茧居族的熊泽英一郎沉迷电子游戏,且有暴力倾向。76岁的熊泽英昭因担心有家暴史的儿子对附近邻居下手,决定先下手杀死儿子。此一悲剧,是问题重重的日本茧居族家庭缩影。因此,日本的学者专家都在呼吁,必须强化社会支援制度,让日本的茧居族早日重返社会,以缓解家庭与社会的压力。
 


社会支援制度 协助破茧而出

日本政府于2009 年推动在各级地方政府设置「茧居区域支援中心」,对存在茧居族问题的家庭给予咨商服务,同时也与就学、就业的支援系统连结,协助茧居族重返社会。目前,日本国内有67 个都道府县与政令指定都市设有「茧居区域支援中心」。为了及时提供协助,自2022年开始,「茧居区域支援中心」从第一级地方政府,扩及第二、三级的市村町。过去以辅助、支持精神障碍者的「精神保健福祉中心」,也被赋予协助茧居族问题的任务,按照《关于精神保健与精神障碍者福祉法》的规定,日本第一级地方政府必须设立「精神保健福祉中心」。据调查发现,部分茧居族因遭受精神上的打击,心理调适出现重大困难而选择自我封闭。在对应此一因精神打击而成为茧居族的问题上,各中心的精神保健福祉士以其心理学的专业,协助茧居族家庭面对与解决问题。

除了社会与精神心理的支持外,日本政府也决定设立生活困穷者的自立支援机构,着手解决中高年龄茧居族面临的穷困问题。主管机关日本厚生劳动省于2015 年开始实施「生活穷困者自立支援制度」,并鼓励地方政府设置支援机,协助有意愿却无法工作者、无固定居所者、中高年龄层的茧居族,达成经济上的自立。
 


完善社会支援系统 取缔恶质诈骗业者

对存在茧居族问题的家庭来说,由于害怕被社区与社会贴上标签,通常不愿寻求外界的协助,倾向自己承担压力。为了不让茧居族家庭感到孤立无援,日本政府与非营利组织合作,举办茧居族家庭互助会。日本政府一方面举办各种讲习会、说明会,提供必要的资讯;另一方面则是搭建互助会的平台,让同样存在茧居族问题的家庭能相互交流、协助,防止被社区与社会孤立。

在日本政府的支持与媒体的资讯传递下,近年日本的茧居族家庭逐渐愿意寻求外界的协助。但与此同时,日本国内却出现各种打着「自立支援」的幌子、进行诈骗的恶质业者。这些业者对茧居族家庭,不断灌输茧居族未来的悲惨情境(如未来的犯罪者、孤独死等),同时宣称可让95%茧居族重返社会。部分伎俩是以电话诈骗方式,利用话术要求茧居族家庭转帐;收取高额费用后,以侵害人权的方式将茧居族集中管理。之后再宣布破产,并另起炉灶继续欺骗其他茧居族家庭。对日本政府而言,结合各部门严格取缔「茧居族诈欺」的恶质业者,也是完善社会支援系统的重要行动。

►►本文作者为政治大学国际事务学院教授


►►本文摘自:《能力杂志第811期,非经同意不得转载、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