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文章
哪一种运动才能真正对抗肌少症?
发表时间:2021-02-13

Photo by Sriyoga....

想做斜杠青年,先拿回人生选择权
发表时间:2018-06-22

自从《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玛希....

还在被讨厌的勇气?好的领导人更需要的是──「不」被讨厌的勇气

发表时间:2023-07-24 点阅:2616
Responsive image
     
Photo by krakenimages on Unsplash
 

青野:其实学了岸见老师的领导论,我个人觉得最有趣的地方,是大家对「被讨厌的勇气」的误解。很多人真的滥用了这个概念。就是所谓领导人必须有「被讨厌的勇气」的说法吧。有些上司用「就算被讨厌,我还是会狠狠地批评!」的脉胳,来使用「被讨厌的勇气」,身为老师的读者,我真的觉得很遗憾。学习岸见老师的领导论我感受到的反而是不被讨厌的勇气」。「不被讨厌的勇气」,这种说法还真有一股不可思议的魔力呢。说到底,「不被讨厌」真的需要勇气吗?
 
岸见: 青野先生,你觉得呢?
 
青野:「讨厌」是对方的情感,如果要「不被讨厌」,就要诉诸对方的情感。而且对方会如何解读自己说的话呢?对方的解读可能和自己预想的不同,就像岸见老师刚才说的一样。就算我没有一丁点把对方当笨蛋的想法,对方也可能觉得「你把我当笨蛋」,或者是我没有伤害对方的想法,但对方却受伤了。这都是实际上常发生的事。不过领导人既然决定要「不被讨厌」,就必须去确认对方到底是如何解读自己的话。可是我想到目前为止,会这么做的领导人应该很少。上司往往在斥责部下后,单方面认定「他一定可以理解,我骂他是因为爱他」。既然决定要「不被讨厌」,上司就必须确认部下是否真的认为这是上司的爱。上司确认后如果发现自己的认知和现实之间有落差,也必须修正轨道才行。所以当领导人真的需要勇气自己主动去找出错误发现错误后就要认错并修正我认为这是很需要勇气的事
 
岸见: 「被讨厌的勇气」真意就像我前面说的一样。站在优势立场的上司即使充满「我要抱着被讨厌的勇气!」的热情,通常也不会发生什么好事。我认为自以为「被讨厌也无妨」的上司,在讨论勇气问题之前,他们可能省略了必要的步骤吧。
 
青野:步骤的问题吗?就是要花时间对话,是吧。可是站在领导人的立场,即使知道对话很重要,有时就是抽不出时间。这也想做,那也要做,想做的事一大堆,结果时间就不够用了。这么一来,和部下有些意见不合时,很容易就浮现「真的很烦!」、「你快点给我整理好!」的情绪。
 
岸见:是啊。就算那时你没有大声怒吼,当你有「想让对方照自己的想法行动」的想法时,领导人和部下之间的权力斗争就已经开始了。所谓权力斗争,说白了就是「吵架」,上司如果强迫推行,部下或许会听话,但绝对不会欣然接受。所以总有一天部下会爆发吧。这真的很难。即使如此,上司还是不希望被部下讨厌。亲子关系也有类似的场景,父母也不希望被小孩讨厌。身为上司想给部下意见,身为父母想给小孩意见,这都是理所当然的想法。此时因为担心「我这么说会不会被讨厌啊」,该说的话反而不说,这种人就是只关心自己的上司、父母。因为这种人只注意到「别人会如何想我」,就等于只关心自己的事。这种领导人如果能变成不只关心自己的事,还能关心组织甚至是社会、世界的领导人,我想许多事自然就会因此改变。领导人必须倾听部下的意见。但另一方面,有些时候也必须对部下说出该说的话。这并不是职权骚扰。就算部下还没做好准备接受这样的指摘,或者是这样的指摘会让部下感情用事,上司还是必须说出来。所以上司真的不能极度在意甚至害怕部下的脸色。从这个角度来看,我想上司的确也会面临必须抱着「被讨厌的勇气」的场景。话虽如此,但上司也不是硬拉着部下前进就好。
 
青野:道理我懂,但真要去做却很难。不过岸见老师在书中和演讲时,都有具体说明在那样的场景下怎么说才好,十分有助于实践。举例来说,对于不想上学的小孩,老师建议与其命令小孩「去上学!」不如建议他「你要不要去学校看看呢?」套用在公司上,是不是就像是「你可不可以开始准备下周的简报呢?」
 
岸见:不要用命令句,而用问句,或者是用假设句,如:「如果你肯这么做,我会很高兴(帮了我大忙)」,留下让对方拒绝的余地。虽然要拒绝上司说的话很难,但部下听了感受可是大为不同。没有拒绝的余地就容易产生反弹的情绪当然每个人解读的方式不同所以还是必须要确认对方的想法。现实生活中一定也有一些场合,必须说出对方听了觉得很刺耳的话,例如对于老是无法提升业绩、失败连连的部下说「再这样下去,你觉得会怎样呢?」等。此时,我认为上司应该对部下使用敬语,因为你们只是立场不同,但却是关系对等的人。不过即使用了敬语,当上司说出「再这样下去,您觉得会怎样呢?」等话时,部下还是有可能把这句话当成是上司对自己的讽刺、威吓甚至是质疑。所以上司和部下之间平常就必须建立不会让部下这么想的关系。这很费工夫,双方必须一再地对话。
 
►►本文摘自:《不斥责、不赞美、不命令,工作竟然变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