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文章
哪一种运动才能真正对抗肌少症?
发表时间:2021-02-13

Photo by Sriyoga....

想做斜杠青年,先拿回人生选择权
发表时间:2018-06-22

自从《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玛希....

年轻人都是烂草莓?拒绝职权骚扰!不让这种恶习被迫传承

发表时间:2023-07-21 点阅:1267
Responsive image
     
Photo by Annie Spratt on Unsplash
 

我在这间公司待了很久,却时常感受到一股不和谐的氛围,因为和老师几次交谈后,我总算得以洞察这种感觉源自何处了。

举例来说,当我刚进入社会时,上司都自称「老子」,然后会用「你这家伙」来称呼我们这种新人。这应该是日本老派体育系的不成文规定,重视绝对服从的上下关系吧。尽管现在还是有人会用这些词汇,不过已经少很多了。

现在想想真的不敢相信,就算是部下,用「你这家伙」来称呼别人,真的很没礼貌。甚至还会在大庭广众下痛骂对方「你这家伙完全不会做事!」,并自以为理所当然。
 
那就是前几天我说过的「价值贬低倾向」的例子之一。就是用「你这家伙」的称呼相对地贬低部下的价值,借此相对地提高自己价值的行为。在大庭广众下斥责部下的行为也有相同的目的,都是为了提高自己的价值。所以真正优秀的上司根本不会这么做。

很久以前我工作的补习班,还有老师会拿着竹剑打学生。那家补习班整体充斥着职权骚扰的氛围,我有一次也因为未经上司许可就去影印,而被臭骂一顿,甚至是在学生面前。
 
就为了这种理由痛骂别人?
 
对。为了这种小事就被破口大骂,员工的勇气自然大受打击,我强烈地觉得「我一点都不想在这里工作!」
 
这是当然的。
 
包含「你这家伙」的用词在内,怒骂、斥责这些职权骚扰的言行,都会打击部下的勇气,都不应该出现。必须有人纠正这种做法,也必须有人成为模范,告诉大家「不是这样的做法」。

要制止有职权骚扰体质的人,做出的职权骚扰行为,是非常困难的课题。可是只要让他们看到,就算不采用职权骚扰的言行,也能让部下快乐工作,信任领导人并努力工作的组织存在,一定可以改变些什么。我想我们应该更努力去让他们知道有这样的新组织存在。
 
──我虽然只是一个小小团队的领导人,也必须要努力啊。
 
有职权骚扰行为的人,通常都觉得自己「不被尊敬」。他们觉得不用「你这家伙」的称呼来威吓对方、让对方害怕,就不会被人尊敬。这也是自卑感。

可是尊敬不能强迫。再怎么要求别人「你要尊敬我」,如果部下判断这位上司「不是值得尊敬的人」,上司绝对不会获得部下的尊敬。
 
就是这样。
 
所以许多上司就会像阿德勒说的一样,把部下叫到「第二战场」或「次要战场」,去贬低部下的价值。
 
──如果有这种结构性问题,想要完全改变过去会称呼「老子和你这家伙」那种上司和部下之间的关系性,恐怕很难。
 
至今经营团队中还是有很多人,抱着「我就是这样被上司一路骂上来的」等想法。可是这种个人事例,真的可以拿来放之四海而皆准吗?

我曾听大关阶级的相扑力士说:「我是被部屋经营者用竹剑殴打,才有今天的。」可是他应该不是因为被竹剑打才得以成长。许多和他一起被竹剑打的人,早就从力士这项工作引退了。其中应该也有一些人,如果当年没被竹剑打,早就成为高阶力士了吧。

虽然遭受职权骚扰,但因为自己有实力而出人头地,于是企图将自己过去承受的不合理对待「传承」给年轻人,把职权骚扰的行为正当化,这种做法是错的。
 
例如有些社会上的成功人士,其实从小被父母虐待,在惨痛的经历下长大。但我们不会因此觉得虐待小孩值得原谅,我觉得这二者之间有类似的结构。可是现实社会中,如果所处部门弥漫着体育系「老子和你这家伙」的关系,在这样的部门中拿出老师传授的「我和部下关系对等」的态度,就会被骂「你的做法太过松散!」
 
正是这种时候,你必须去思考部下和组织的存在意义。这种时候就要看你有没有很强烈地希望自己要守护部下,发挥部下的潜能,让部下成长的气势了。

在同一家公司里,其他上司采取职权骚扰的言行,这是他们的问题,可能你也帮不上什么忙。我们很难去改变其他人的言行。即使如此,我们还是只能拿出自己绝不那么做的决心。

回到前面提到的补习班。当时补习班也要求我拿竹剑去打学生,我很坚决地拒绝了。结果补习班的学生还问我:「老师,你为什么没有拿竹剑?」我告诉他:「我一点都不觉得有必要拿竹剑去指导你们」。
 
也就是表明「我想成为一位,不拿竹剑的领导人」的态度。
 
我认为你也可以宣示自己的信念,至少对自己团队中的成员宣示,让成员们知道你可能和其他上司不同,愿意倾听你的话。在那家补习班,也因为我曾公开宣示「不拿竹剑」,因此让学生们对我更为信任了。

 
►►本文摘自:《不斥责、不赞美、不命令,工作竟然变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