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文章
哪一种运动才能真正对抗肌少症?
发表时间:2021-02-13

Photo by Sriyoga....

想做斜杠青年,先拿回人生选择权
发表时间:2018-06-22

自从《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玛希....

如何不被过去束缚,与家人重新开始?

发表时间:2023-07-16 点阅:1735
Responsive image
     
每个家庭成员都会对彼此形成印象,然后一再强化那个印象:我姊姊总是爱使唤人……我爸爸总是找我麻烦……我先生从来不会注意到任何事……

我们称为「你总是/你从不」陷阱。我们很早就开始累积与家人的经验,因此我们对这些关系的预期会成为很深的烙印,之后发生的任何事,不论多么细微,往往也会被自动放进那个旧的印记中。我们必须记得,我们会变老也会改变,所以同样的我们的家人也会。如果总是认定家人就是不好,我们也许就看不到他们的改变。
「我爸今天居然打电话给我,以前他都觉得是我该主动联络。」
「我女儿今天晚上教弟弟功课。我没想到她会帮弟弟,我要记得谢谢她。」
「我婆婆并不总是支持我,但是小孩最近生病时,她很帮忙。」
       
我们可以练习问:有什么是我以前从未注意到的

感恩节聚餐,当你被迫坐在一直逼大家去学写程式的妹婿旁边,或是被某个阿姨拦住、一直大谈她家养的比熊犬,这时试着在心里默念那个问题,至少努力几分钟(毕竟忍耐总有限度)。「这个人有什么是我以前从未注意到的?」你可能会有出乎意料的发现。

可以确定的是,我们在人生中遇见的人,没有一个人是能被完全了解的。总有更多可以发掘的东西。而发现这些东西,可能有助于矫正偏见,改善我们和家人之间的关系。
 

家庭值得我们努力

家庭有时感觉比实际上更恒常不变。我们觉得家人永远会在身边,也永远会像现在一样。但是随着家庭成员各自进入新的生命阶段,我们扮演的角色也会改变,而家庭问题会开始形成,往往就是在这些转变发生、但我们没注意到时候。青少年不再需要两岁时需要的那种关注;父母或祖父母在八十岁时比六十岁的时候更需要帮忙;新手妈妈或许需要家庭成员的帮助,但不需要他们的指教。有时候我们可能得问自己:对现在处于这个阶段的家人,我能扮演的适当角色是什么?

除了角色转变所导致的新挑战,家庭也可能因为或大或小的原因而逐渐疏远。小争执也可能导致疏离,最后导致重要家庭关系的结束。

每个家庭都有独特、复杂的情感结构,家庭也会以其他人际关系所没有的方式影响我们。家人间共享的历史、经验与血缘,不是其他关系所能比拟。没人能取代我们认识了一辈子的人。更重要的是,没人能取代认识了我们一辈子的人。尽管有挑战,但这些关系值得我们投入心力呵护经营,坚持不懈,并且懂得欣赏和感谢来自这些关系的正面事物。本书作者之一鲍伯回想自己年轻时,有一次对父母非常生气,有个叔叔把他拉到一旁。「我知道你生气,」叔叔说,「但是别忘记,再也没有别人会这么在乎你。」
 
想强化家人之间的连结,你可以主动出击。有两个方法提供你参考:

首先,从自己开始。
你对家人有哪些自动反应?你是否会根据过往经验很快下评论,阻断了事情有不同发展的机会?
有件简单的事大家都能做,就是留意自己「希望某个人变得跟现在不同」的时刻。我们可以自问:如果我容许这个人做自己、不评断他呢?这会让一切有何不同?体认到另一个人本来的样子,并且接受这样的他,对深化连结大有助益。

 第二,惯例很重要。
家人很需要经常往来。这适用于同住的家庭,但尤其适用于分居各地的家庭。经常性的聚会、晚餐、通电话与传简讯,加起来就是凝聚家庭的力量。随着生活变化且愈来愈复杂,建立新的家庭仪式有助于保持家庭关系活络,免于枯萎。

某种层面上,哈佛研究就是关于家庭故事的大型实验。当我们打开个人档案,兴起浏览家族相簿的怀旧感时,我们是带着调查的精神在做研究。但你不需要研究补助和学术机构的支持,也能挖掘自己家族中的宝藏。你只需要好奇心和时间,就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发现。
 

►►本文摘自:《美好人生:史上最长期的哈佛跨世代幸福研究,解答影响一生最重要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