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文章
哪一种运动才能真正对抗肌少症?
发表时间:2021-02-13

Photo by Sriyoga....

想做斜杠青年,先拿回人生选择权
发表时间:2018-06-22

自从《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玛希....

全球化停滞,隐形冠军的辉煌年代结束了吗?

发表时间:2022-10-07 点阅:2146
Responsive image
     
 

公司往往与其发源的所在地、国家及文化密不可分。比起传统的、国际化程度较低的公司,这样的紧密关系在部分跨国企业身上较为薄弱。扬弃与国家紧密连结的好处之一,就是可以自由地在最佳地点进行那些活动。我称之为「在地能力的同化」(location-competence assimilation)。西门子执行长博乐仁(Roland Busch)也用类似的概念谈论全球化。20绝对不是大型跨国公司才需要在任何活动的最佳地点,执行那些活动。所有面对全球竞争的公司,都一定要善用在地能力的同化。隐形冠军绝不可轻忽这一点。
 
显然,从个别区域服务市场是大势所趋。许多德国的隐形冠军已经这么做了。汽车活动天窗的全球市场领导者伟博思通(Webasto)就宣称,「我们为了市场而生产」。流体应用的隐形冠军特思通集团(Tristone Flowtech Group)执行长甘特.弗若里希(Günter Frölich)如此说道:「我们只为了中国市场而在中国生产,只以欧洲工厂供应欧洲市场,而且我们只用墨西哥与美国的工厂供应北美市场。」
 
当然,每个案例都必须考量规模经济与运输成本之间的关系。电池外壳全球市场领导者海金杜门(Heitkamp & Thumann)的执行长克里斯钦.迪玛(Christian Diemer)如此说道:「从地球的一端将货柜运送到另一端的费用便宜得很离谱。理想状态下,海运造成环境影响的这种外部成本,要附加在货柜运费上才是。既然这是全球贸易,那么我们要问的是:『谁要这么做呢?』毕竟没有全球政府的存在。因此,船运的价格可能会持续这样的做法。至于公司的问题是,一个货柜能装载多少价值的货物,也就是说,运输成本在产品价值的占比应该是多少。对单纯的钢材来说,运输费用相对于产品价值是昂贵的。电池外壳也是。由于它们不易运送,所以物流成本高,在地生产比较实惠。话说回来,我们也制造气喘喷剂用的罐子。由于我们使用特殊材料,加上制药业的要求,这些喷剂罐子的价值较高。同样一个货柜,装喷剂罐子的价值比装电池外壳高出许多,规模经济发挥决定性的作用,有利于在欧洲生产制造。」
 
决定地点的逻辑必须更进一步扩展。假使中国无论基于何种原因,为制造某个产品或进行某种研发活动提供了最佳条件,那么,以全球市场为目标的公司,就该在那儿执行这项活动。另一方面,如果你在矽谷或印度看到更有利的环境条件,就该在那里发展。就这样的意义来说,西方人得让自己就像亚洲人,而亚洲人也得成为西方人。或者,正如默克执行长史蒂芬.欧须曼(Stefan Oschmann)的话:「我们应该要变得更像亚洲人。」反之亦然。假如德国提供了最佳的条件,那么中国人、美国人,抑或印度人都该将营运移到德国。这正是中国人在汽车设计中心所做的事,也是特斯拉选择就近柏林的格林海德(Grünheide)设置超级工厂的理由。在一场有100家中国汽车零组件供应商出席的会议上,许多厂商都表达他们想在德国投资与生产,以供应德国的汽车制造商。当我被问及对台湾的建议时,我认为台湾的公司也应该采取进一步措施,以跟上全球在地化的趋势。台积电正在向前迈进,已经在美国建厂。或许,台积电是基于地缘政治因素与关税的考量,而加速了赴美设厂的决定,但一如先前解释过的,将生产在地化的情况,正普遍增加中。台湾的隐形冠军若想在国外市场保持领先,也许就得增加在欧洲或美国的投资。我认为未来几年,外人直接投资的做法将在各领域强势成长。这个过程的形式多元,包括新厂扩建、收购、合资等等都算。


►►本文摘自:《隐形冠军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