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文章
哪一种运动才能真正对抗肌少症?
发表时间:2021-02-13

Photo by Sriyoga....

想做斜杠青年,先拿回人生选择权
发表时间:2018-06-22

自从《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玛希....

国银前进海外西进力道衰减  金融业战略转

发表时间:2021-08-11 点阅:1115
Responsive image

Photo by Kevin Ku on Unsplash

美中贸易战后,国银香港分行今年首季税前盈余比去年同期少赚39.4亿元,获利暴减,衰退幅度是近年最大,可说是警讯,显示资金转向,纷纷寻求更安全的避风港。

今年台湾金融业有几个数据相当值得关注,一个是3月国银中国分行不赚反赔,亏损0.9亿元(本文未特别标注币别者,皆为新台币),是32个月以来首见,且累计今年第1季,国银中国分行获利为6.9亿元、年减55.5%,获利已腰斩。

另一个则是国银香港分行首季税前只赚8.8亿元,获利大减81.74%,且放款减少逾千亿元、减幅近16%,这几个数据都令人感到心惊。


 
国银海外西进获利大摔跤


据金管会统计显示,国银第1季整体海外税前盈余126.3亿元,年减2成,创下近5年来新低纪录。

过往香港分行为台商海外资金调度及理财中心,近年获利都是国银海外据点中第一名。

但由于放款减少、利差缩小,加上提存呆帐又增加,若不计入上海银行香港子行,国银20家香港分行今年首季税前盈余只有8.8亿元,比去年同期少赚39.4亿元,衰退幅度应是近年最大,加上放款大幅减少逾千亿元,各项数据皆显示香港政经局势已冲击金融中心地位,资金正在逃离中。

国银海外分支机构获利究竟为何摔跤,令人想要深究其原因,持续观察金管会7月初发布统计显示,整体国银前5月海外税前盈余,包括OBU、中国大陆与海外分行,合计赚517亿元,年减11%,其海外获利贡献占比低于4成,为35.5%。

若不计入OBU的纯海外分行,包含中国大陆分行在内,合计前5月税前盈余132.6亿元,对整体国银税前盈余贡献比重跌破1成,剩下9.1%。

进一步分拆来看,OBU税前盈余为384.4亿元,年衰退约54.7亿元,年减12.5%,由于国银海外获利向来以OBU为主干,单纯海外分行的贡献相对低,中国大陆分行衰退幅度大,但金额影响较小。


 
亚洲市场获利创近5年新低  大洋洲则表现抢眼


若以区域来看,据金管会统计,今年第1季国银在亚洲市场税前盈余仅剩97.7亿元,跌破百亿元大关,较去年同期衰退近3成,创2017年来、近5年同期新低纪录;其中,包括中国、缅甸、菲律宾、韩国市场等获利年衰退都超过5成。

亚洲市场获利衰退,多半是受到全球降息影响,造成利息净收益减少,以及海外授信户遭受疫情冲击,银行增提呆帐或转销呆帐,导致获利大减。

首季国银海外据点获利成长最大的是大洋洲分行,即是澳洲分行首季税前获利8.2亿元,比去年同期3.5亿元,成长1.34倍,主要是放款与净利息收入增加、呆帐提存减少所致。

另外,美国市场获利16.9亿元,年增31.67%,因当地疫情趋缓,加上呆帐冲回,使获利增加。

欧洲市场获利3.4亿元,年成长达40%,亦有不错表现。

政治大学金融学系兼任教授朱浩民表示,国银香港分行和中国大陆分行获利衰退,与政策背景有关。

在马政府时代,当时两岸关系贸易往来相当密切,许多台商赴中投资热络,带动许多国银纷纷跟进,到中国设立据点,业务量也与日俱增。

「但随着两岸关系日益紧张,台资银行在中国授信频踩地雷,促使金管会要求国银强化对中国市场风险控管。」

朱浩民以金管会统计数据为例,今年首季,本国银行对中国曝险金额为1兆5,144亿元、占净值比重为39.2%,与去年第4季相同,维持史上低点不变。

由此可见,台资银行对中国曝险金额逐渐降低,代表银行业者对中国市场的放款和联贷案转趋紧缩。


 
中港澳新设据点挂零  新南向积极设点


事实上,国银调整海外布局策略,也反映在申设海外分支据点上。

受到疫情、美中贸易战、两岸僵局等政经因素冲击,从2020年至今年4月底为止,国银在中国、香港及澳门3大市场新设据点家数,首见全部「挂蛋」,显示国银在中港澳市场再投入新资源的心态已转趋保守。

据金管会资料显示,在2019年1月底,同意台新银行申请赴上海新设办事处后,再也没有国银申请赴中港澳市场新设据点。

截至目前为止,国银在中国设有90个据点、香港70个、澳门3个,合计占整体海外据点比重30.9%。

国银赴中港澳设点止步,反观新南向则持续前进。

光是2020年,金管会就核准了8家国银赴新南向设点,包括2家分支行、6个办事处;今年前4月也核准华南银行赴印尼设办事处,显示新南向国家的高利差、人口红利,仍吸引国银抢进。

累计至今,国银在新南向市场据点已有229个,占整体海外据点比重突破4成,达到43.2%;其中,以越南的据点数最多,共57家,柬埔寨居次,为53家。

朱浩民分析指出,近年来中国经营环境不佳,劳动成本持续上升,产业结构出现质变,加上美中贸易战烽火未歇,以及新冠肺炎造成全球供应链断链,与蔡英文政府积极推动新南向政策,促使许多台商转移阵地,先转到东南亚地区设立生产基地,也带动本国银行至东南亚国家新设据点。

例如,台商聚集的柬埔寨市场,据金管会统计,国银今年首季税前盈余9.5亿元,光一季获利都快抵去年上半年的水准,后续获利估将持续看涨。曾任第一银行常务独立董事的朱浩民说,第一银行金边分行已逐渐打入当地市场,授信客户中有一半以上是当地企业,有助于提升国际化经营能力。

对银行业者来说,中国市场获利已一年不如一年。

香港分行虽为海外获利金鸡母,却饱受反送中运动、美中贸易战及港区国安法等因素所扰,致使国银授信放款转趋谨慎,加上目前多数国银早已赴香港设分行,自然无新增需求。

未来国银找寻有成长潜力的新市场来布局,更显得重要。


 
台美TIFA会谈后  美国市场将有新成长潜力


自从美中贸易战后,更多台商正改变投资的方向,从财政部公布的数字来观察台湾5月对美国的出口,增长了27%,但总额为54亿美元,数值仅为对大陆出口的三分之一。

尽管已透过「新南向政策」等办法降低对中国大陆的经济依存度,但争取出口多元化仍不够。

不过,这次美台重启TIFA对话,被台湾视为对外贸易走向世界的重要一步,未来美国市场有更大的发展潜力,金融业者势必也要跟上这一波新潮流。

暂缓西进中国、重新布建美国市场,是国银未来海外布局的重要选项。

尤其是第一银行、兆丰银行、合作金库银行等前三大公股行库,更将美国市场视为海外获利重点。

第一银行在美国的布局就相当积极,今年2月底,第一银行休士顿分行开业,成为首家在美国德州设立分行的国银,当地产业以生医、航太、能源等为主,未来将积极争取大型联贷参与,提升海外跨境业务。

由于第一银行在美国另有纽约、洛杉矶两家分行与美国子行,未来将借由串联在美分行和子行,布建更完整的美国金融服务网。

合作金库银行除了西雅图、洛杉矶、纽约分行外,也正在申设休士顿分行,并将未来营运重点锁定新兴产业的商机,及分散不动产授信风险。

兆丰银行目前在美国有纽约、芝加哥、洛杉矶、矽谷等4家分行,同时也是公股银行海外获利最高的银行,今年则瞄准国际联贷案及台商跨国投资联贷案的新商机。

国银赴海外市场设点,大多追随客户脚步。

进入后疫情时代,在去中国化、全球供应链重组新局下,台商将生产基地转移至中国以外的国家,势必成为国银未来海外布局重点。

「尤其是台积电、鸿海赴美设厂,其供应链中下游厂商也跟进设厂;银行为服务大客户,美国市场将是未来的重要着力点。」朱浩民强调。

从西进到新南向,如今又重返美国市场,看来资金都「主动」寻求更安全的避风港,国银想要在海外拼出好成绩,除巩固台商外,更要懂得深耕当地客户,才能走得长远。

台湾金融业本质良好,若能跟上国际趋势,势必又有新的成长力道,近期挪威央行主权基金就大举买进台湾金融股,持有金融股总市值至少超过200亿元,不但成为买进台湾金融股动作最积极的海外主权基金,更一举成为国内11家金融股的前十大股东,甚至入列开发金第二大股东,显然极为看好台湾金融业者的后势发展。

〈更多文章内容请详:台湾银行家 [第140期]
探索更多精彩内容,请持续关注《台湾银行家》杂志 (http://service.tabf.org.tw/TT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