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文章
哪一种运动才能真正对抗肌少症?
发表时间:2021-02-13

Photo by Sriyoga....

想做斜杠青年,先拿回人生选择权
发表时间:2018-06-22

自从《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玛希....

从《外国公司问责法》到新疆棉事件 中国双循环的双重挑战

发表时间:2021-05-06 点阅:2558
Responsive image

美中两强争战未见缓和,从《外国公司问责法》开始,到新疆人权议题,冲突从贸易战延伸到金融战,现在升高到价值观之争。信任是金融的基础,这些外资金融机构被摆了一道之后,未来对中国市场的疑虑恐会升高。

川普任内对中国发起的贸易战与金融战,在拜登上台后未有缓和之势。先是贸易代表戴琪表示,不会调整对中国报复性关税,之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也针对《外国公司问责法》发布具体规定。同时欧洲议会则以新疆人权议题,宣布暂停欧中投资协定之审议。为了反制西方国家,中国透过共青团发起新疆棉事件。也就是说整个冲突从贸易战延伸到金融战,现在升高到价值观之争,影响层面不断扩大且深远。

 
《外国公司问责法》上路,中概股暴跌

过去中国以国家机密为由,禁止在美国挂牌公司的会计审计纪录被转移出国,且不允许美国「上市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PCAOB)到中国针对工作底稿进行审计监督。这个监理漏洞一直广受诟病,因此,2020年4月爆发瑞幸咖啡财务数据造假之后,共和党与民主党跨党派参议员提出的《外国公司问责法》草案(Holding Foreign Companies Accountable Act, HFCAA),很快在参众两院获得无异议通过,并于2020年12月18日由美国前总统川普签署通过。

这个法案规定,在美上市的外国公司必须遵守与本国公司相同的审计标准与规定,其审计工作一样须受到PCAOB的监督,并且提交文件证明它不属于外国政府所有或控制。须揭露外国政府组织持有的股权比例,政府官员列名董事会的情形,以及公司章程等文件中,是否包括中国政党的党章等。PCAOB若连续3年无法到帮上市公司签证的会计师事务所进行审查,这家公司的证券将被禁止在美国交易。2021年3月24日证券交易委员会依法在法案通过后90天内,公布相关施行细则,市场担忧中概股面临下市压力,也造成股价大幅下跌。例如「跟谁学」下跌42%、「爱奇艺」下跌20%等等。

 
抢搭末班车的背离现象

尽管投资客知道中概股在美挂牌的前景有重大隐忧,但在众多因素考量下,过去一年抢搭末班车的心理下,出现赴美挂牌的热潮。根据统计,2020年有32家中概股在美国挂牌,为历年来最高纪录,所筹措资金121亿美元为历年次高,仅次于2014年阿里巴巴上市。今年也已经有10家在美国挂牌,总累计总数达272家。
 


 


首先是多年前西方的天使投资或创业投资(VC)在中国布局,现在准备采收成果。由于中国的外汇管制,使得这些风险投资不易将回收的资金撤离中国。因此若能将这些公司在美国挂牌,然后这些投资者在美国出售持股,自然能顺利回收这些资金。况且一般来说,若能在美国上市,基本上能享受比在中国或香港上市较高的本益比。这也是为什么许多企业急着到美国上市,生怕错失最后一班车。

对于美国这项政策,有人说,对香港是一大利多,因为《外国公司问责法》立法后,已有12家中概股转往香港挂牌第二上市,推升香港在全球筹资市场的地位。但事实恐非如此。继3月24日华尔街「血洗中概股」后,隔天在港上市的中概股也跟着下跌,例如小米港股跌7.2%,新东方跌5.6%,阿里巴巴跌5%。

 
西方天使投资赴中意愿恐降

虽然中国的迅速成长带给香港许多养分,但香港也逐渐从「世界的香港」变成「中国的香港」。2005年香港股市总市值中,来自中国企业的比重有39%,但现在已经将近7成。香港股市的本益比偏低,远逊于美国与台湾等地,恐怕也与此脱不了关系。加上国际投资客对香港前景已经有疑虑,资金进驻的意愿与配比已下降,这时这些中概股若来香港第二上市,是否更将稀释港股的活力?此外,香港从2017年开始,对在美国挂牌中企如到香港第二上市给予特殊待遇,对于港股要求的「同股同权」等规定给予豁免。这将加深港股与中概股之间的矛盾,也加深港股内地化的阴影。

过去许多国际的天使基金或风险基金到中国找寻新创企业投资,一开始就盘算著这些公司未来能到美国上市。一方面享受较高的投资报酬,另一方面也可利用在美国上市后,释出持股,在美国回收资金。若不能到美国上市,恐将严重影响外资到中国进行天使投资或风险投资的意愿。

由于这些国际投资对中企的帮忙不仅是资金而已,更提供国际视野的指导。从商品服务的设计生产包装、企业经营管理到行销市场的策略,这些投资者都会深刻影响这些中企的发展。因此若不能到美国上市,这些国际资金到中国进行风险投资的意愿不再。一旦断了这些国际资金,也等于断了与国际市场的连结,对新产业的发展可能有非常不利的影响。也就是说,习近平「双循环」中的「内循环」,其动能将减少。

 
新疆棉争议恐促「外循环」断链

为反制欧洲议会以新疆人权议题,暂停欧中投资协定之审议,共青团发动抵制H&M活动。同意共青团发动此斗争的人,可能没想到这将使得中国与西方社会的冲突升高到金融战与价值之争。

近来欧美金融投资界最夯的议题是ESG,投资者不仅寻找获利的标的,也要求被投资者在环境保护、社会议题与公司治理要符合一定标准。越来越多的人以选购商品,来对其生产的企业进行信任投票。尤其是新一代的消费者在选购商品时,在乎的不仅是价格与品质,更在乎企业的社会形象。一个商品生产过程若有重大环保违规、侵犯人权或是剥削劳工权益,就很容易成为消费者团体抵制的对象。当然各种退休基金或共同基金也将排除这些公司为其投资对象。

目前世界各国的ESG投资议题,主要是自愿性倡议,并结合市场力量,未来可能将成为政府的强制性要求揭露。以欧盟目前研议的永续分类标准为例,未来500人以上的公司都需揭露该公司的永续程度。在评断的过程中,即使该公司符合相关环保标准,但只要有迫害人权或劳工的情事,就会被剔除。

根据统计,中国2020年纺织服装累计出口2,912亿美元,但生产过程所进口的原料机具并不多,因此是外贸顺差最主要的金鸡母,同时也提供大量的就业机会。共青团选定新疆棉作为反击的攻击点,殊不知炒热这个议题后,西方世界更不敢用含新疆棉的制品。未来新疆棉也许只能用于其「内循环」,为中国创造庞大就业机会与外汇的「外循环」可能会被断链。

 
中国朝令夕改,外资被摆一道

去年初中国爆发严重疫情,在风雨飘摇之际,中国以加速对外资开放中国金融市场,吸引外资进入,稳定中国金融情势。因此许多外国金融机构都加码投资中国,并取得过半股权。现在不到一年时间,中国就开始限制这些外资金融机构的业务。未来这些外资金融机构若需增加营运资金,则必须在中国筹措,对外资银行从海外向中国汇入的金额做了限制,这将增加外资银行的资金成本。

中国这项新政策的动机是什么?表面理由是为金融稳定,或是为减轻通膨压力,事实上是为提高外资金融机构的资金成本,保护中国的金融业。也就是说,为外资金融机构套上一个紧箍咒,限制其发展。当然遇到一些政治议题需要有人表态时,也可用此工具来控制外资金融机构表态。

信任是金融的基础,这些外资金融机构被摆了一道之后,未来对中国市场的疑虑恐怕会升高。双方的隔阂是否会日益扩大,有待观察。



 ►►本文作者为台湾金融研训院院务委员

〈更多文章内容请详:台湾银行家 [第137期]
探索更多精彩内容,请持续关注《台湾银行家》杂志 (http://service.tabf.org.tw/TTB)